銀行前大班 食腦助愛滋孤兒 (2006/05/07 明報)   胖墩墩的杜聰外表予人中年發福的感覺,他笑解嘲:「我空虛便會吃東西。」事實上,創辦智行基金會,杜聰每月要有兩個星期到河南愛滋村探訪孤兒,他那厚重體型,道出了這份工作背負的沉重心理壓力。   杜聰人如其名:聰明。畢業於哈佛大學,30歲當上跨國投資銀行副總裁,年薪過百萬。幾年後,他毅然離開中環的大班椅,跑到內地的愛滋村,希望接受更艱巨的挑戰。現在,38歲的他,希望藉今天「世界愛滋孤兒日」讓大家明白:「做慈善,其實跟做商家一樣,要食腦。」   任職投資銀行時,杜聰經常回內地視察發展項目。有次他到貴州,看見窮困的村民多以賣血維生,加上農民對性安全認知貧乏,愛滋病因而透過血液大肆傳播。村民明知賣血風險高,但為了解決「明天沒飯開」,寧願幾年後離開人世也要賣血。一包200毫升的血,收50元人民幣,比起耕田掙錢來得快而多。   有壯漢賣血後,要求血販將最值錢的血清素提煉出來,再將血漿注射回體內,好讓他的體力迅速復元,再度賣血。杜聰97年初次看到賣血情景,想暈想嘔,心坎突然響起了一把聲音:「你要做點事。」   棄百萬年薪 創辦智行基金會   中年一輩因賣血感染愛滋病死去,遺下一批失去雙親的孤兒,杜聰看見愛滋村裏一雙雙天真的眼睛,有感「這就是人世間最大的悲劇」。   同年,他到西藏旅行,看見僧侶手持兩件法器,一個代表智慧,一個意味慈悲,沒有宗教信仰的他有感而發:「要幫助孤兒,不能單靠善心,還要用一點辦法。」翌年他創辦智行基金會,名字的意思就是「用智慧來行動」。2001年他決心離開商界,用腦兼用心,投入愛滋病拯救工作。   杜聰每次到愛滋村的任務包括交學費、送文具乾糧等小禮物,還有與當地政府商討對策。可是政府行事保守,擔心愛滋村消息傳出後,打擊商人到來投資的意欲,救援進度因而被拖慢。   愛滋村一名9歲孤雛每次見到杜聰,總會大喊:「杜叔叔,謝謝你請我吃東坡肉。」這個男孩很懂事,杜聰記得他在父親病重時,一個人用木頭車將父親推到屋外,希望讓爸爸吸點新鮮空氣。後來父親去世了,男孩寫道:「當自己陷入泥濘中,不要老想靠別人,擺渡生死的小船,掌握在自己手中。」小小年紀,滿懷志氣。另一個11歲小女孩,父母及妹妹都染上愛滋病,家中只有她是健康的,「媽,你不如賣了我,那你就有錢買藥了。」女孩的父親患病後,曾堅持到地盤工作,希望掙多點錢留給女兒,但兩個月前終於敵不過病魔死亡。父親在生死彌留的那天,女孩在學校上課時突然有不祥預感,老遠也要跑回家見父親最後一面。有孤兒曾對杜聰說:「媽媽生前在織頸巾,我只希望把它織完。」一句感性的話,令杜聰深信失去至親的創傷,難以一下子復元。他希望讓孤雛在熟悉的家鄉正常成長,但也擔心他們長大後,接觸外界時遭到歧視。   千萬海星等救援 救一個是一個   單身未婚的杜聰感慨道:「將來我結婚,會考慮不生育,而是領養孤兒。」杜聰相信《海星的故事》裏講的一回事:老伯帶孫女在沙灘散步,眼見成千上萬的海星被潮水到岸上,老伯隨手拾起一隻海星,使勁把牠拋回海中,孫女問:「你救了一個,能救一萬個嗎?」老伯說:「也許我只是救了千萬分之一的海星,但對那隻被我拋回海中的海星來說,我已救了牠的全部,牠亦因此才得以活下來。」   聆聽心聲   杜聰每次到內地,都會聆聽孤兒傾訴心聲,希望小朋友的內心得到安慰。   世界愛滋孤兒日   今天是「世界愛滋孤兒日」,智行基金會創辦人杜聰希望更多香港學生能幫助內地的愛滋孤兒,發起了「學生做得到」捐助運動。基金會捐款熱線:25170564。   杜聰走上前線,感動了不少愛滋孤兒,有孤雛給他寫信,以真摯的文字表示道謝。   明報記者盧曼思   (秦偉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