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家宝总理探望智行受助家庭的谈话

节录自:南方周末(2008年12月 3日)

2008年11月29日下午6时,安徽省阜阳市阜南县王化镇蔡寺村防疫站门口,从北京专程赶来的温家宝总理和十个艾滋孤儿一一握手。 17岁的高二学生陈某是最大的一个孩子。

“你们的学费和生活费怎么解决?”温家宝问。

“香港智行基金会给我提供全部学费,每个月给我生活补助。”陈某回答。

温家宝回头嘱咐陪同的安徽省及阜南县官员说,“救助艾滋孤儿,国家虽然投入了不少,但做得还不够,民间慈善机构缓解了政府的困难,起了补充作用。”

中国发展简报 记者 探访安徽智行基金会受助家庭

节录自:中国发展简报: Nick Young , 勉丽萍 (2007年6月)

“… 安徽有关部门也对与国际组织的合作持开放态度。我们与来自香港的智行基金会( Chi Heng Foundation )两名职员前往偏远乡村,向受影响的家庭派送食品,该基金会亦为这些家庭提供财政支援。这似乎是一个精心、目标明确且平稳的运作,并有详细的记录保存。受到亲切接待的智行职员显然对这些家庭了如指掌,他们花时间和每个家庭聊天,听他们的新闻。这些村庄很整洁,大多数家庭似乎,如果不是完全繁荣的话,至少是为了维持生计。但也有相当多令人伤感的场面,比如两个十多岁的男孩合住在家徒四壁的单间。 ”

白先勇教授2008年11月17日的演辞

他(杜聪)很有计划,他把募得的一些款,给了当地的学校,让那些学校留出名额,让这些孤儿一个一个去复学,让他们再有受教育的机会。 为了这个,他到处奔走 …可是他进去后,才 发觉这场灾难原来面积那么大,好像一场大火,一个人没法去扑灭 … 我就跟他讲,这场 大火绝不是你一个人的能力可以救的。 可是,你可以灭掉几个小火头,你能救一个人,能救两个人,能救一些人,你这一生也就做了你的善心,也就完成了你的使命。

Elisabeth Rosenthal,国际先驱报 /纽约时报记者

我在2002年采访河南乡村时遇到一些孩子,他们或他们的父母饱受艾滋病煎熬,我估计他们现在应已去世,或起码生活困苦及辍学。 可幸的是,我偶然在智行的录影带中发现 其中的一个 ,看来很健康活泼。 这真是 一个 奇迹,多谢杜聪! (译文)

开心梦履行,一个不寻常的假期

作者 : W endy Ko , 智行基金会捐款人

一位朋友在聊天群组里发布了一篇关于杜聪的文章。 作为哥伦比亚大学和哈佛大学的毕业生和华尔街的精英,他在29岁时放弃了利润丰厚的银行业生涯,成立了智行基金会,目的是拯救受艾滋病影响的孤儿,使他们免遭悲惨的命运。 此外,他在过去18年里一直在做这件事。 这一定是金融界最感人的故事! 我自己也在金融业工作,我很感动,所以报名参加了他们的筹款活动”开心梦履行”。

我周围的朋友告诉我,很多所谓的慈善机构都是骗局 , 当我到了那里,他们会砌词募捐。 世界上不诚实的人实在太多了, “慈善”的声音越美妙,我的朋友们就越害怕。 我想,如果这是个骗局,他们会在1 0周年纪念日前带着捐款潜逃,今天不会还在做同样的事情。 此外,我发现许多杜聪的照片让人情绪激动。 他总是弯腰,聚精会神地听着,紧紧地握着孩子们的手,好像他执意要拯救全世界所有贫困的年轻人的生命。

虽然这项活动被称为” 开心梦履行 “,但它并不是真正的步行活动,而是主要与受助儿童互动。 活动的最后一天,不少受助大学生前来谈自己。 说话的第一位女孩已经毕业,现在是一名音乐老师。 她很有礼貌。 演讲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她谈到了她最初是如何通过村里的防疫站了解智行对艾滋病家庭的援助。 “因为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我妈妈出事了..。嗯..。嗯..。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虽然事情已发生多年,其间变化很大,她也完成了学业,但她仍然无法说出”艾滋病”一词。 你可以想像她遭受了多大的歧视,她受到了多么深刻的伤害!村民们的无知让他们相信,他们会在日常生活中感染艾滋病,所以他们会把艾滋病毒抗体阳性的孩子赶出学校!事实上, 90%的受助儿童都没有艾滋病毒,但他们的亲属仍然认为他们会带来厄运,也是导致父母死亡的诅咒!

另一位发言者是一位很有自信的女士,说话风格著重别人感受。 她现在是一名数学老师,夏天为 智行义务 做家访。 智行 非常彻底地核实每个受助人的资格,并跟进每个学生的进度,家访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这位女士说,这些家访必须低调进行,以免引起同村村民的歧视。 许多偏远村庄不容易进入,有些村庄的通道可能不太安全,所以她经常带一把水果刀作自卫用。 家访的另一个目的是激励和启发年轻人,从一个大哥哥或大姐姐的角度,经历了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让那些感到绝望的孩子重燃希望,恢复他们对生命的信心。 另一位发言者是一名男生,他带歉意并尴尬地说自己在学校的成绩并不高,只能设法学习体育。 他的姐姐难以忍受家里的剧变,离家出走,此后鲜有她的消息。 对我来说,这些孩子遭受了贫困、家中疾病、歧视和家庭破碎的打击,他们经历了这一切,不折不挠地生存下来,这已经是他们应该感到非常自豪的事情了!当然,这也是 智行 杰出工作的体现。 在 智行 第一年援助的孩子中,有60%的人上了大学。 迄今为止,已有20 , 000多名儿童得到了支援;他们的命运完全改变了。 在遇到 智行 之前,一个孩子是个街头乞丐。 如今,他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家庭。 所有这些孩子需要的是社会给他们一个机会!

超过2 0多名受助的初中生和我们一起参加了周末两天的活动,其中很多人以前从未出过村。 当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捐助者时,他们有点紧张和害羞。 主办单位非常体谅,安排了一些游戏来缓和气氛。 我们也得到了一些指导–不要向孩子们询问他们家中的事情以免触动孩子们的神经;不要给他们任何钱,以保持他们的尊严;不要给他们礼物,以避免他们之间出现任何不公平的感觉;不要传阅能清楚地显示他们脸部的照片,以保护他们的隐私。 相反,我们被建议给他们多一点鼓励,展现积极的一面。 在我们的热情中,孩子们很快就放松下来。 第二天,其中一些孩子甚至一看到我们就主动跑过来,牵着我们的手。 牵我手的是一个13岁的女孩,她特别孤僻,非常害羞,几乎整天都不说一句话。 当我们都在看舞台剧《丽江印象》时,坐在她旁边的男子给了她一块巧克力。 她手里拿着它,盯着它看了一会儿,然后转向我问: “阿姨,你想吃巧克力吗?”这些孩子的表现非常好,我们非常感动。 它证明了 智行 对德育的重视。

利他主义就像水–它不与任何东西战斗,而是散播并包含一切。 就像鸟聚集在一起一样, 杜聪 的无私和孩子们的坚毅不屈吸引了一群志愿者参与。 除了努力照顾孩子外,他们还尽最大努力确保我们捐助者渡过一个愉快的假期。 Matthew的日常工作是在文化遗产领域,他不仅为我们设计了行程和所有的活动,还在一个月前自费飞往丽江,对该地区进行考察,为我们安排普米族精彩的音乐和舞蹈表演,并安排一匹马在我们徒步玉龙雪山的途中需要时可休息一下。 尽管当我们举行营火烧烤时天公不造美,迫使我们搬进帐篷,无与伦比的湖畔风景,学生烧烤食物给大家的热情,和整体温馨的气氛都弥补了天公不造美的不足。 诙谐的Patrick确保像我这样的初次参加者很快就融入到群体里,享受自己。 事实上,该小组的大多数捐助者每年都参加” 开心梦履行 “,许多人连续参加了8至10年,因此他们很快像 老朋友一样连在一起。 这次”假日之旅”之所以如此成功,是因为它既有意义,也有精彩的节目贯穿其中。 因此,我们既做着有意义的活动,也渡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假期。

我的朋友警告我的募捐从未发生过。 我和杜聪一起坐在欢迎晚宴上 , 他礼貌地笑了笑,有点害羞,然后他上台分享智行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回到餐桌后,他只吃了几口,很快就去做了一些工作。 在我的桌子上有几个像我这样的初次参加者;他们甚至没有机会和杜聪说话! 在整个晚宴里,没有尝试煽动我们的情绪,更不用说要求捐款了。 第二天,在游览公园时,我问杜聪目前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他说当然是经费不足了。 十多年前,血液销售导致艾滋病流行;如今它是毒品,许多人在成瘾治疗设施中死亡,而他们留下的孤儿面临歧视。 毕竟,卖血至少是光荣的。 吸毒成瘾不是这样! 当你走到最底层时,这完全是由于贫穷和无知。 如今,智行每年援助约1,000名新生,但这只是需要帮助的一小部分人。 朋友说,有太多的贫困人口,除了他们中的一小部分外是不可能帮助的,但对每个孩子来说,它所产生的差异几乎就像生与死之间的差异! 除了经费,智行还需要更多的义工。 没有足够的人参与慈善工作,所以总是缺乏人力。 尽管存在各种困难,让杜聪坚持下去的是孩子们的坚忍不拔。 许多受助的学生在从学校毕业后回馈社会。 一个例子是,在今天智行的职员中,70%是前受助者。

智行 的含义是运用智慧去行动。 除了助学外,他们还为孩子们提供艺术和音乐的心理社会治疗。 杜聪 还利用自己的财务技能,成立了社会企业,以推进他的慈善目标。 他在上海创办了一所法国面包店学校,该学校已经培训了许多面包师。 一名前学生甚至在巴黎举行的世界法式烘培比赛中获得四等奖。 在上海南京西路,他开设了127号村,一家法式面包店和咖啡馆。 其所有利润都指定用于 智行 的慈善工作。 他还在河南的一个村庄开了一家环保袋厂。 它为受艾滋病影响的妇女提供了一个有尊严地谋生和过上生活的机会。 雅高酒店(Accor Hotels)和悦榕庄( Banyan Tree )购买这些环保袋,用作在中国的酒店的洗衣和报纸袋。 在 杜聪 的理想世界里,每个人都可以在日常生活中从事慈善工作,不管是喝咖啡还是买环保袋。 因此,这种参与可以涵盖整个社区。
我家的印佣每两年回印尼一次。 每次,她总是带着一袋袋的礼物和用品,比如几十件设计相同的T恤。 原来,这些都是为了分发给她村里的穷人。 她告诉我,她的家庭很穷,没钱送她上学。 父母从来没有钱给她买任何新衣服,她的日子大多是看着田野。 有时,当她看到邻居的孩子穿着新衣服时,她会想像,如果有人也会给她买一件,她会有多幸福。 既然现在有了经济能力,她就想给村里的贫困家庭带礼物,给老人一些钱。 如果我的女佣即使月薪只有4,200港元也这样做,我们实在没有理由袖手旁观,不帮助世界上的弱势社群。

杜聪 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他放弃了在投资银行的百万年薪,而是他在像坟墓般的艾滋病村跑来跑去十几年,和那些与死亡挣扎的人在一起。 在我父亲去世之前,他在医院与癌症博斗。 我只和他一起度过了最后两个月,这种经历已经令我非常疲惫!我承认,我不能和 杜聪 的无私牺牲和对他人的无限爱而相提并论 , 我所能做的就是捐出一点钱,把我的经历写下来。 智行基金会确实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慈善组织,使捐赠的经费能够最有效地造福社会。 同时,他们为他人参与有意义的工作提供了一个出色的平台 。

智行基金会是一家在香港注册的合法慈善组织。 他们得到了许多企业的支援,如雅高、商务旅行者和渣打银行。 它们的捐助者包括中国银行。 2015年12月,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授予中国慈善奖。 如需了解更多资讯,请访问 http://www.chfaidsorphans.com。

声明:作者和这个公共平台对智行基金会没有商业利益

学习、转型、成长和感恩
智行基金会12年的艺术咨询计划

作者 : Agatha Lee,志愿艺术计划总监

作为一名义工,我从2006年起作为义工组织和协调了智行基金会的艺术咨询计划。 该计划已踏入第13个年头,特别针对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 回顾我们过去几年的工作,无论是对这些孩子、我们的义工团队还是香港本地学生,我认为我们获得奖励的方式最好用四个关键词来概括:学习、转型、成长和感恩。

智行基金会及其艺术咨询方案的主要对象是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 我们提供的艺术培训和咨询让这些孩子透过绘画表达他们的想法和梦想。 通过他们在艺术上的表达,以及我们团队的支援和鼓励,他们可以缓解父母去世带来的悲痛,找回内心的平静,增强自信。 他们的生活因为这个方案在他们身上培养的爱而改变。

这个方案带来的变化也可以从我们的年青义工中看到。 在过去的12年里,我们的义工由退休人士和年轻学生组成。 在与孩子们的互动中,我们的大学生义工学会了珍惜自己的命莲。 看到孩子们比他们的年纪还成熟,准备照顾好自己,我们的义工反思了自己,珍视克服困难的教训。 对于丰足的这一代义工来说,过去几年的经验激励他们更积极地参与社区,向有需要的人伸出援助之手。 他们变得更加务实和慷慨,警戒自己的自我和防止物质诱惑。

除了为孩子们组织夏令营外, 智行 还在2009年、2010年和2011年发起了”粉笔艺术”慈善艺术夏令营。 每名参与的香港或海外中学生将赞助一名受艾滋病影响的学生参加艺术 营的活动,互相绘画,交流想法。 艺术营还设法筹集经费,支援更多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

艺术咨询专案的另一个重要成果是孩子们完成了许多绘画作品。 自2008年以来, 智行 收集了这些画,并将其列印在桌面日历上,然后将其出售所得作慈善用途,让更多的人进入这些孩子的内心世界。 这些画作还在世界各地的城市展出,并复印在电子贺卡、购物袋等,以进一步促进爱和关怀的理念。 令我们非常自豪和高兴的是,其中一幅画作《爱的种子》入选2010年上海世博会,后来被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收购,在日内瓦总部永久展出。

这12年的经历让我感到谦卑。 我在2004年的扶轮社研讨会上,第一次见到了 智行 基金会的创办人 杜聪 先生,他为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提供了坚定不移的支援和工作,这让我极为感动。 我在那里告诉自己,退休后我必须为这些孩子做点什么。 2006 年,在艺术教育岗位上工作了 20 多年后,就加入了 智行 的义工行列。 我仍然记得我的朋友的一些批评和劝阻;此外,由于中国有这么多人需要帮助,我到底能伸手给多少人? 好吧,我会尽我所能。 智行 基金会经常引用一个故事:无数海星被冲到海滩上,如果不捡起来掷回大海,就会暴露在死亡的环境中。 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多地拿起和让它们回归海里,这样他们才能延长寿命。 我们还希望,我们的行动能够触动他人,激励他们向更多儿童伸出援助之手。

我的教学生活中遇到这个慈善平台,为孩子们服务,用我的事业影响他们的生活,真是幸运。 他们也丰富了我的生活,给我的艺术教育经历带来了巨大的回报和意义。 它所带来的喜悦不是黄金、财产或名望可比拟。

我感谢与我一起工作的艺术团队和义工,无私地奉献他们的爱。 我们共同承担责任和关心彼此,为因艾滋病而成为孤儿的儿童献出我们的力量和爱心。 我们很幸运,可以和这些孩子一起成长和学习。 在这一方案中取得的成果应归功于团队的所有成员。 他们的勤奋激励我更加谦虚谨慎地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我只是他们中的其中一人而已。

为因艾滋病而成为孤儿的儿童提供支援和培养他们的爱是一项长期任务。 通过宣传他们的绘画和故事,我希望更多的人被他们在逆境中的毅力感动,并与我们携手合作,帮助这些孩子。

从怀疑到积极参与

作者 : Peter Yuen

「智善同行」嘉年华暨「见善随喜」周年素宴主席
大约在 2005 年左右,我偶然读到一篇关于 智行 基金会创办人杜聪援助艾滋病孤儿教育的新闻报导。 当时我很感动,所以把文章剪下来放在抽屉里,过了一会儿,这件事渐渐从我的记忆中消失了。 几年后,我在一次慈善晚宴上碰到了杜聪,并从他那里亲身听到了他的故事。 就在那时,我开始与 智行 联 系 上了。

和大多数都市人一样,我喜欢把事情抱有一点怀疑的心态,和别人保持一点距离。 因此,一开始,我只是定期捐款,后来,我想多了解一些,于是我和其他义工一起做家访,直接与孩子的家人互动,在这个过程中,我才明白了他们面对的挑战。 事实上,这些孩子和其他孩子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他们的父母得了艾滋病。 其中一些父母甚至去世,给孤儿造成巨大的心理创伤,给他们的家庭带来巨大的经济压力。 除了助学外, 智行 每年还举办很多夏令营,开阔学生的视野,抚慰受损的心灵。 此外, 智行 还举办不同的活动,让受助学生也能帮助他人,作为回馈社会的一种方式。

我与 智行 的关连已经持续了近10年,从一开始被动捐款到现在积极为他们组织大型筹款活动。 尽管我平时工作很忙,但每次想到如何通过投入更多努力,我能把教育作为礼物带给孩子们,那么无论前面有什么艰苦的工作,都是最值得的! 智行 的工作不是一个人或少数人的,而是每个人为了给不幸的人带来希望和幸福而作出的集体努力。 最终,因为你们所有人,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还有比这更好的吗?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繁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