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家寶總理探望智行受助家庭的談話

節錄自: 南方週末 (2008年12月3日)

2008年11月29日下午6時,安徽省阜陽市阜南縣王化鎮蔡寺村防疫站門口,從北京專程趕來的溫家寶總理和十個愛滋孤兒一一握手。17歲的高二學生陳某是最大的一個孩子。

“你們的學費和生活費怎麼解決?”溫家寶問。

“香港智行基金會給我提供全部學費,每個月給我生活補助。”陳某回答。

溫家寶回頭囑咐陪同的安徽省及阜南縣官員說,“救助愛滋孤兒,國家雖然投入了不少,但做得還不夠,民間慈善機構緩解了政府的困難,起了補充作用。”

中國發展簡報記者探訪安徽智行基金會受助家庭

節錄自: 中國發展簡報 : Nick Young ,勉麗萍 (2007 年6月)

“…安徽有關部門也對與國際組織的合作持開放態度。我們與來自香港的智行基金會 (Chi Heng Foundation) 兩名職員前往偏遠鄉村,向受影響的家庭派送食品, 該基金會亦為這些家庭提供財政支援。這似乎是一個精心、目標明確且平穩的運作,並有詳細的記錄保存。受到親切接待的智行職員顯然對這些家庭瞭如指掌,他們花時間和每個家庭聊天, 聽他們的新聞。這些村莊很整潔,大多數家庭似乎,如果不是完全繁榮的話, 至少是為了維持生計。但也有相當多令人傷感的場面,比如兩個十多歲的男孩合住在家徒四壁的單間。”

白先勇教授2008年11月17日 的演辭

他(杜聰)很有計劃,他把募得的一些款,給了當地的學校,讓那些學校留出名額,讓這些孤兒一個一個去復學,讓他們再有受教育的機會。為了這個,他到處奔走…可是他進去後,才發覺這場災難原來面積那麼大,好像一場大火,一個人沒法去撲滅…我就跟他講,這場大火絕不是你一個人的能力可以救的。可是,你可以滅掉幾個小火頭,你能救一個人,能救兩個人,能救一些人,你這一生也就做了你的善心,也就完成了你的使命。

Elisabeth Rosenthal, 國際先驅報 /紐約時報記者

我在2002年採訪河南鄉村時遇到一些孩子,他們或他們的父母飽受愛滋病煎熬,我估計他們現在應已去世,或起碼生活困苦及輟學。可幸的是,我偶然在智行的錄影帶中發現其中的一個,看來很健康活潑。這真是一個奇蹟,多謝杜聰! (譯文)

開心夢履行, 一個不尋常的假期

作者: Wendy Ko,智行基金會捐款人

一位朋友在聊天群組裡發佈了一篇關於杜聰的文章。作為哥倫比亞大學和哈佛大學的畢業生和華爾街的精英, 他在29歲時放棄了利潤豐厚的銀行業生涯, 成立了智行基金會, 目的是拯救受愛滋病影響的孤兒, 使他們免遭悲慘的命運。此外, 他在過去18年裡一直在做這件事。這一定是金融界最感人的故事! 我自己也在金融業工作, 我很感動, 所以報名參加了他們的籌款活動 “開心夢履行”。

我周圍的朋友告訴我, 很多所謂的慈善機構都是騙局, 當我到了那裡, 他們會砌詞募捐。世界上不誠實的人實在太多了, “慈善” 的聲音越美妙, 我的朋友們就越害怕。我想, 如果這是個騙局, 他們會在 1 0周年紀念日前帶著捐款潛逃, 今天不會還在做同樣的事情。此外, 我發現許多杜聰的照片讓人情緒激動。他總是彎腰, 聚精會神地聽著, 緊緊地握著孩子們的手, 好像他執意要拯救全世界所有貧困的年輕人的生命。

雖然這項活動被稱為 “開心夢履行”, 但它並不是真正的步行活動, 而是主要與受助兒童互動。活動的最後一天, 不少受助大學生前來談自己。說話的第一位女孩已經畢業, 現在是一名音樂老師。她很有禮貌。演講進行到一半的時候, 她談到了她最初是如何通過村裡的防疫站瞭解智行對愛滋病家庭的援助。 “因為家裡發生了一些事..。我媽媽出事了..。嗯..。嗯..。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 雖然事情已發生多年, 其間變化很大,她也完成了學業, 但她仍然無法說出 “愛滋病” 一詞。你可以想像她遭受了多大的歧視,她受到了多麼深刻的傷害! 村民們的無知讓他們相信,他們會在日常生活中感染愛滋病,所以他們會把愛滋病毒抗體陽性的孩子趕出學校!事實上, 90%的受助兒童都沒有愛滋病毒, 但他們的親屬仍然認為他們會帶來厄運, 也是導致父母死亡的詛咒!

另一位發言者是一位很有自信的女士,說話風格著重別人感受。她現在是一名數學老師, 夏天為智行義務做家訪。智行非常徹底地核實每個受助人的資格, 並跟進每個學生的進度, 家訪也是其中的一部分。這位女士說, 這些家訪必須低調進行,以免引起同村村民的歧視。許多偏遠村莊不容易進入, 有些村莊的通道可能不太安全,所以她經常帶一把水果刀作自衛用。家訪的另一個目的是激勵和啟發年輕人,從一個大哥哥或大姐姐的角度, 經歷了他們正在經歷的事情,讓那些感到絕望的孩子重燃希望,恢復他們對生命的信心。另一位發言者是一名男生,他帶歉意並尷尬地說自己在學校的成績並不高,只能設法學習體育。他的姐姐難以忍受家裡的劇變,離家出走,此後鮮有她的消息。對我來說,這些孩子遭受了貧困、家中疾病、歧視和家庭破碎的打擊,他們經歷了這一切, 不折不撓地生存下來,這已經是他們應該感到非常自豪的事情了! 當然,這也是智行傑出工作的體現。在智行第一年援助的孩子中, 有60%的人上了大學。迄今為止, 已有 20,000多名兒童得到了支援;他們的命運完全改變了。在遇到智行之前,一個孩子是個街頭乞丐。如今,他已經建立了自己的家庭。所有這些孩子需要的是社會給他們一個機會!

超過2 0多名受助的初中生和我們一起參加了週末兩天的活動,其中很多人以前從未出過村。當第一次見到這麼多捐助者時,他們有點緊張和害羞。主辦單位非常體諒,安排了一些遊戲來緩和氣氛。我們也得到了一些指導–不要向孩子們詢問他們家中的事情以免觸動孩子們的神經;不要給他們任何錢,以保持他們的尊嚴;不要給他們禮物,以避免他們之間出現任何不公平的感覺;不要傳閱能清楚地顯示他們臉部的照片,以保護他們的隱私。相反, 我們被建議給他們多一點鼓勵,展現積極的一面。在我們的熱情中,孩子們很快就放鬆下來。第二天,其中一些孩子甚至一看到我們就主動跑過來,牽著我們的手。牽我手的是一個13歲的女孩,她特別孤僻,非常害羞,幾乎整天都不說一句話。當我們都在看舞臺劇《麗江印象》時, 坐在她旁邊的男子給了她一塊巧克力。她手裡拿著它,盯著它看了一會兒,然後轉向我問: “阿姨,你想吃巧克力嗎?”這些孩子的表現非常好,我們非常感動。它證明了智行對德育的重視。

利他主義就像水–它不與任何東西戰鬥,而是散播並包含一切。就像鳥聚集在一起一樣, 杜聰的無私和孩子們的堅毅不屈吸引了一群志願者參與。除了努力照顧孩子外,他們還盡最大努力確保我們捐助者渡過一個愉快的假期。Matthew的日常工作是在文化遺產領域, 他不僅為我們設計了行程和所有的活動,還在一個月前自費飛往麗江,對該地區進行考察, 為我們安排普米族精彩的音樂和舞蹈表演,並安排一匹馬在我們徒步玉龍雪山的途中需要時可休息一下。儘管當我們舉行營火燒烤時天公不造美,迫使我們搬進帳篷,無與倫比的湖畔風景,學生燒烤食物給大家的熱情,和整體溫馨的氣氛都彌補了天公不造美的不足。詼諧的Patrick確保像我這樣的初次參加者很快就融入到群體裡,享受自己。事實上,該小組的大多數捐助者每年都參加 “開心夢履行”,許多人連續參加了8至 10年, 因此他們很快像老朋友一樣連在一起。這次 “假日之旅” 之所以如此成功,是因為它既有意義,也有精彩的節目貫穿其中。因此,我們既做著有意義的活動,也渡過了一個非常愉快的假期。
我的朋友警告我的募捐從未發生過。我和杜聰一起坐在歡迎晚宴上,他禮貌地笑了笑,有點害羞,然後他上台分享智行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回到餐桌後,他只吃了幾口,很快就去做了一些工作。在我的桌子上有幾個像我這樣的初次參加者;他們甚至沒有機會和杜聰說話!在整個晚宴裡,沒有嘗試煽動我們的情緒,更不用說要求捐款了。第二天,在遊覽公園時,我問杜聰目前最大的挑戰是什麼。他說當然是經費不足了。十多年前,血液銷售導致愛滋病流行;如今它是毒品,許多人在成癮治療設施中死亡,而他們留下的孤兒面臨歧視。畢竟,賣血至少是光榮的。吸毒成癮不是這樣!當你走到最底層時,這完全是由於貧窮和無知。如今,智行每年援助約1,000名新生,但這只是需要幫助的一小部分人。朋友說,有太多的貧困人口,除了他們中的一小部分外是不可能幫助的,但對每個孩子來說,它所產生的差異幾乎就像生與死之間的差異!除了經費,智行還需要更多的義工。沒有足夠的人參與慈善工作,所以總是缺乏人力。儘管存在各種困難,讓杜聰堅持下去的是孩子們的堅忍不拔。許多受助的學生在從學校畢業後回饋社會。一個例子是,在今天智行的職員中,70%是前受助者。

智行的含義是運用智慧去行動。除了助學外,他們還為孩子們提供藝術和音樂的心理社會治療。杜聰還利用自己的財務技能,成立了社會企業,以推進他的慈善目標。他在上海創辦了一所法國麵包店學校, 該學校已經培訓了許多麵包師。一名前學生甚至在巴黎舉行的世界法式烘培比賽中獲得四等獎。在上海南京西路,他開設了127號村,一家法式麵包店和咖啡館。其所有利潤都指定用於智行的慈善工作。他還在河南的一個村莊開了一家環保袋廠。它為受愛滋病影響的婦女提供了一個有尊嚴地謀生和過上生活的機會。雅高酒店 (Accor Hotels)和悅榕莊(Banyan Tree) 購買這些環保袋,用作在中國的酒店的洗衣和報紙袋。在杜聰的理想世界裡,每個人都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從事慈善工作,不管是喝咖啡還是買環保袋。因此,這種參與可以涵蓋整個社區。
我家的印傭每兩年回印尼一次。每次,她總是帶著一袋袋的禮物和用品,比如幾十件設計相同的T恤。原來,這些都是為了分發給她村裡的窮人。她告訴我,她的家庭很窮,沒錢送她上學。父母從來沒有錢給她買任何新衣服,她的日子大多是看著田野。有時,當她看到鄰居的孩子穿著新衣服時,她會想像,如果有人也會給她買一件, 她會有多幸福。既然現在有了經濟能力,她就想給村裡的貧困家庭帶禮物,給老人一些錢。如果我的女傭即使月薪只有 4,200港元也這樣做,我們實在沒有理由袖手旁觀,不幫助世界上的弱勢社群。

杜聰給我印象最深的不是他放棄了在投資銀行的百萬年薪,而是他在像墳墓般的愛滋病村跑來跑去十幾年,和那些與死亡掙扎的人在一起。在我父親去世之前,他在醫院與癌症博鬥。我只和他一起度過了最後兩個月, 這種經歷已經令我非常疲憊!我承認,我不能和杜聰的無私犧牲和對他人的無限愛而相提並論,我所能做的就是捐出一點錢, 把我的經歷寫下來。智行基金會確實是一個非常有智慧的慈善組織, 使捐贈的經費能夠最有效地造福社會。同時,他們為他人參與有意義的工作提供了一個出色的平台。

智行基金會是一家在香港註冊的合法慈善組織。他們得到了許多企業的支援, 如雅高、商務旅行者和渣打銀行。它們的捐助者包括中國銀行。2015年12月, 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授予中國慈善獎。如需瞭解更多資訊, 請訪問 http://www.chfaidsorphans.com。

學習、轉型、成長和感恩
智行基金會12年的藝術諮詢計劃

作者: Agatha Lee, 志願藝術計劃總監

作為一名義工, 我從2006年起作為義工組織和協調了智行基金會的藝術諮詢計劃。該計劃已踏入第13個年頭, 特別針對受愛滋病影響的兒童。回顧我們過去幾年的工作, 無論是對這些孩子、我們的義工團隊還是香港本地學生,我認為我們獲得獎勵的方式最好用四個關鍵詞來概括: 學習、轉型、成長和感恩。

智行基金會及其藝術諮詢方案的主要對象是受愛滋病影響的兒童。我們提供的藝術培訓和諮詢讓這些孩子透過繪畫表達他們的想法和夢想。通過他們在藝術上的表達, 以及我們團隊的支援和鼓勵, 他們可以緩解父母去世帶來的悲痛,找回內心的平靜,增強自信。他們的生活因為這個方案在他們身上培養的愛而改變。

這個方案帶來的變化也可以從我們的年青義工中看到。在過去的12年裡, 我們的義工由退休人士和年輕學生組成。在與孩子們的互動中, 我們的大學生義工學會了珍惜自己的命蓮。看到孩子們比他們的年紀還成熟, 準備照顧好自己, 我們的義工反思了自己, 珍視克服困難的教訓。對於豐足的這一代義工來說, 過去幾年的經驗激勵他們更積極地參與社區, 向有需要的人伸出援助之手。他們變得更加務實和慷慨, 警戒自己的自我和防止物質誘惑。

除了為孩子們組織夏令營外, 智行還在2009年、2010年和2011年發起了 “粉筆藝術” 慈善藝術夏令營。每名參與的香港或海外中學生將贊助一名受愛滋病影響的學生參加藝術營的活動, 互相繪畫, 交流想法。藝術營還設法籌集經費, 支援更多受愛滋病影響的兒童。

藝術諮詢專案的另一個重要成果是孩子們完成了許多繪畫作品。自2008年以來, 智行收集了這些畫, 並將其列印在桌面日曆上, 然後將其出售所得作慈善用途, 讓更多的人進入這些孩子的內心世界。這些畫作還在世界各地的城市展出, 並複印在電子賀卡、購物袋等, 以進一步促進愛和關懷的理念。令我們非常自豪和高興的是, 其中一幅畫作《愛的種子》入選2010年上海世博會, 後來被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收購, 在日內瓦總部永久展出。

這12年的經歷讓我感到謙卑。我在2004年的扶輪社研討會上, 第一次見到了智行基金會的創辦人杜聰先生, 他為受愛滋病影響的兒童提供了堅定不移的支援和工作, 這讓我極為感動。我在那裡告訴自己, 退休後我必須為這些孩子做點什麼。2006年, 在藝術教育崗位上工作了20多年後, 就加入了智行的義工行列。我仍然記得我的朋友的一些批評和勸阻;此外,由於中國有這麼多人需要幫助, 我到底能伸手給多少人?好吧, 我會盡我所能。智行基金會經常引用一個故事: 無數海星被沖到海灘上, 如果不撿起來擲回大海, 就會暴露在死亡的環境中。我們能做的就是盡可能多地拿起和讓它們回歸海裡, 這樣他們才能延長壽命。我們還希望,我們的行動能夠觸動他人, 激勵他們向更多兒童伸出援助之手。

我的教學生活中遇到這個慈善平台,為孩子們服務,用我的事業影響他們的生活,真是幸運。他們也豐富了我的生活, 給我的藝術教育經歷帶來了巨大的回報和意義。它所帶來的喜悅不是黃金、財產或名望可比擬。

我感謝與我一起工作的藝術團隊和義工, 無私地奉獻他們的愛。我們共同承擔責任和關心彼此, 為因愛滋病而成為孤兒的兒童獻出我們的力量和愛心。我們很幸運, 可以和這些孩子一起成長和學習。在這一方案中取得的成果應歸功於團隊的所有成員。他們的勤奮激勵我更加謙虛謹慎地盡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只是他們中的其中一人而已。

為因愛滋病而成為孤兒的兒童提供支援和培養他們的愛是一項長期任務。通過宣傳他們的繪畫和故事, 我希望更多的人被他們在逆境中的毅力感動, 並與我們攜手合作, 幫助這些孩子。

從懷疑到積極參與

作者:Peter Yuen
「智善同行」嘉年華暨「見善隨喜」周年素宴主席

大約在2005年左右,我偶然讀到一篇關於智行基金會創辦人杜聰援助愛滋病孤兒教育的新聞報導。當時我很感動, 所以把文章剪下來放在抽屜裡,過了一會兒,這件事漸漸從我的記憶中消失了。幾年後,我在一次慈善晚宴上碰到了杜聰, 並從他那裡親身聽到了他的故事。就在那時,我開始與智行聯繫上了。

和大多數都市人一樣,我喜歡把事情抱有一點懷疑的心態,和別人保持一點距離。因此,一開始,我只是定期捐款,後來,我想多了解一些, 於是我和其他義工一起做家訪,直接與孩子的家人互動,在這個過程中,我才明白了他們面對的挑戰。事實上,這些孩子和其他孩子沒有什麼不同,只是他們的父母得了愛滋病。其中一些父母甚至去世,給孤兒造成巨大的心理創傷,給他們的家庭帶來巨大的經濟壓力。除了助學外,智行每年還舉辦很多夏令營,開闊學生的視野,撫慰受損的心靈。此外,智行還舉辦不同的活動,讓受助學生也能幫助他人,作為回饋社會的一種方式。

我與智行的關連已經持續了近10年,從一開始被動捐款到現在積極為他們組織大型籌款活動。儘管我平時工作很忙,但每次想到如何通過投入更多努力,我能把教育作為禮物帶給孩子們,那麼無論前面有什麼艱苦的工作,都是最值得的!智行的工作不是一個人或少數人的, 而是每個人為了給不幸的人帶來希望和幸福而作出的集體努力。最終, 因為你們所有人, 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還有比這更好的嗎?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語 簡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