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地震的思考

(2008/07/14 香港经济日报)

2008年5月的第二个周末是个难忘饴日子,先是5月11日母亲节,接看5月12日刚巧是佛祖诞辰纪纪念。

不少香港人都利用这长周末与母亲共叙天轮,或去佛寺参拜上香。

万万想不到就在佛诞当天,中国四川汶川地区,发生了一场8级大地震,造成超过6万人死亡,数以万计的居民流离失所。相信对不少子女来说,今年的母亲节可能是与母亲度过的最後一个母亲节。地震後的日子,笔音不断在思考,我们可以为地震灾民做些甚麽?

动员爱滋遗孤 帮助灾後孤儿

作为一个相信社群互助自救精神的工作者,我尝试结合过去10年在智行的工作经验,并思考我们的优努。当时的第一个想法是动员受我们资助,出身自爱滋病家庭的大学生负责救灾工作。

由於我们对受灾儿重有工作经验,我们打算将工作重点放在受地震影响的孩子以及在地震中失去父母的孤儿们身上。在过去的6,7年.笔者透过智行基金会,在内地的华中地区走访了不少深受爱滋病影响的村落。

那里的成年人,困为贫穷而卖血。由於采血的方法不卫生,不少村民染上了爱滋病。遗留下他们的孩子成为孤儿。笔者曾到过一些村落,成年人口感染率超过百分之四十。

从2002年开胎,智行基金会便对受爱滋病影响的孩子提供助学。

智行不建孤儿院丶不建孤儿学校,而把资源投放在社区.让孩子可住在爷爷奶奶丶叔叔阿姨家里,在其土生土长的社区长大,并把他们放回当地的一般学校让议他们融入社区,跟没有受爱滋病影响的孩子一同读书,一同长大。

在经历过爱滋病给他们生活所带来的重重苦难後,我相信我们资助的大学生更能了解四川地震受灾儿童现在所经历的妨徨无助,和失去父母的痛苦。加上同学们跟他们年纪相若,是爱滋遗孤中优秀大学生,因此更适合,也能更有效地去帮助他们.并成为他们的模范。

实地考察

地震发生後的第三个星期,我和智行内两位员工到达四川,采访了几个受地震影响较严重的地区,包括什坊丶绵竹丶汉旺等地,亦拜访了几家政府和非政府组织。

实地考察给笔者的感觉是地震影响审的范围很广,但严重程度不一,所以资讯有点混乱。由於政府及民间均有很多不同的救助,灾民的流动性很大,长期跟踪救助的可能性不大。

此行印证了笔善的想法,即随着紧急救助的需要减少,重建工作将马上展开,但更长期的心灵创伤的修补须急切展开。

提供心理治疗

正如在华中地这的受滋遗孤一样,地震影响儿童极需要心理支持和精神上的帮助。多年来奔走於外界所谓的 [爱滋村] 之间,笔者最为感动的莫过於当地儿童对逆境的勇气和坚强。

他斗不单是没有半点怨言,在默默承受爱滋病在家庭和地区所带来灾难的同时,还要无助的眼睁睁地看着父母遇离世,年纪轻轻便要经历人生的最後阶段。

而他们的父母大多在家里病上一两年,在没有足够医疗护理及药物的情况下,没有尊严地死亡。

作为子女要天天看着父母与病魔斗争的情景, 手无策,一定十分难受。当时笔者想,他们饱受贫穷丶疾病和歧视,长大後可能有很多心理问题,一定要及早处理。

集台过去智行对受心灵创伤儿童的工作经验,我们正在四川地震灾区开展一些曾经在河南和安徽开展过并 广成功的活动,比如家庭采访丶物资发放丶心理辅导,以及和这些孩子们一起游戏等。

我们也在研究提供助学丶建立阅读室和重建学校等需要(具体细节会进一步完善)。

暑期工作踏出第一步

自从上月到四川,智行基金会在成都的办公室已经成立,将会有一些当地员工及香港义工值班。智行基金会资助的受爱滋病影响的大学生,自愿自发地去四川,帮助受地震影响的儿童,是一件非常好而又有意义的事情。

目前已有20名智行资助的大学生从他们所就读的大学启程前往四川,他们将会与地震影响儿童一起度过一个难忘的暑假。他们有心回馈杜曾,利用暑假,去四川帮助其他人,是一件非常值得鼓励的事情。

智行基金会已经和四川的地方政府,还有至少四个组织达成合作关系,来开展四川的工作。开於安全问题,智行基金会将安排大学生大部分时间在一个正规的安置点丶一所学校,或是一个孤儿院内工作。,

作者 : (杜聪 智行基金会创办人)

联络方法 : info@chihengfoundation.com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繁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