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孤兒感受美麗愛心 (2009/07/17 北京晚報)   近日,位於北京賽特廣場的歐萊雅專業美發教育學院迎來了30多位特殊的小客人,他們參與了“歐萊雅愛心日”活動。他們來自安徽與河南,因父母不幸身染愛滋病而成為了孤兒,這些品學兼優的孩子通過選拔,成為香港智行基金會組織的第十一屆愛滋孤兒夏令營營員。   營員中絕大多數為15歲左右的中學生,他們對“美”有著自己獨特的感知。   上完了“發現美”特別的一課,營員們便迫不及待地拿起了筆和紙,發揮創造力,畫下了他們覺得讓自己看上去最美、最酷的髮型。   東田造型、TONI&GUY中國北部、付軍剪藝、崇尚發藝、芙蓉工坊、綠絲、蘇珊娜、影博莎、東方名剪、陽光地帶等北京知名髮廊的美發師,妙“手”生花,用剪刀、皮筋、發卡、定型水,幫助這些可愛的孩子門實現了自己的美麗夢想,還一一對他們的“原創作品”給子了專業指點。   歐萊雅攜手美發帥抗擊愛滋病預防教育項目由歐萊雅集團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共同設立,已有8年曆史,通過專業美發品牌的培訓渠道就愛滋病知識及預防培訓了超過35000名髮型師。      

愛滋孤兒美髮 (2009/07/14 新京報)   7月9日,歐萊雅專業美發教育學院迎來了30多位特殊小客人———他們來自安徽與河南,因父母不幸身染愛滋病而成為孤兒,這些品學兼優的孩子成為香港智行基金會組織的第十一屆愛滋孤兒夏令營營員。   來自京城高端髮廊的髮型師們坐在孩子中間,講解護髮小常識,並幫助他們瞭解自己的臉型,尋找適合自己的髮型,以提升孩子們的自信心。    

杜聰回流香港助內地愛滋孤兒 (2009/07/06 信報財經新聞)   初中畢業後移民美國,當時正值八十年代中期愛滋病在美國爆發,中學時數學老師亦因此去世,自小已對愛滋病感受良多。其後在美國任投行高層,調回香港工作後,三十歲即晉升至副總裁。一九九八年創辦智行基金會,向內地的愛滋孤兒伸出援手。   杜聰體型厚重,圓潤的肩膀負起千頓重擔 —他是智行基金會創辦人,專門救助內地愛滋病患者遺孤。過去十年,他在農村踏破鐵鞋、汗流浹背地向一雙雙小手送暖。他本可以安坐在大班椅歎冷氣。   哈佛大學畢業後,杜聰在華爾街任職,返港後不久,三十歲就當上跨國投資銀行副總裁,年薪過百萬,這是打工一族夢寐以求的高薪厚職。   哭,都要哭得理性   錢財如雪片從天而降,杜聰卻不甘唾手可得。在九十年代魚翅撈飯的黃金日子,他以銀行大班身份到貴州工幹,目睹窮困村民賣血為生,愛滋病透過血液大肆傳播。   「一包二百毫升的血,可得五十元人民幣,比耕田一年只掙數百元,收入來得快而多。」杜聰憶述。   深入農村,看見內地壯漢因賣血喪命,遺下孤兒望天打掛,杜聰心頭突然響起一把聲音:「你要做點事。」一九九七年,他到西藏旅行,看見當地僧侶手持兩件法器,一個代表智慧、另一個是慈悲,杜聰深被感召:「要做點事,就要用智慧想辦法。」   翌年他創辦智行基金會,「用智慧來行動」,二00一年離開商界,全身投入扶助愛滋孤兒。   由銀行大班到濟世為懷,杜聰說:「單有善心不夠,我不要煽情。哭,都要哭得理性。」他於是套用商界的管理模式來領導基金會,利用他寶貴的「中環網絡」來招攬大企業高級行政人員當義工,營運部阿頭、人事部一姐、電腦部主管等專才技能,統統在基金會得以發揮。   杜聰著重理性,他引述股神畢非德早前捐款三百七十億美元給微軟主席蓋茨的基金會為例:「畢非德捐款的條件是:蓋茨和其妻至少一人要管理該基金會。這證明畢非德視捐款為一項社會投資,他相信蓋茨夫婦的眼光。」   有蓋茨作參考,杜聰明白他掌舵著智行基金會的命脈,故他花費善款一分一毫都特別小心,個人領導基金會更沒有受薪,為著生計他間中才會兼職友人介紹的財經顧問工作。   港人精明理財照亮內地   杜聰的管錢哲學是:「每一百元捐款中,七十六元直接以現金交給小朋友,作為他們的學費及生活費;其餘二十四元,用作舉辦活動費用,如:家訪、繪畫班等。」   他重基金會的運作效率,把部分捐款放在定期戶口收息,卻不用來作股票投資,以避免風險。「有些善心人捐的是股票,有需要而價位合 適的話,我將把之出售。」杜聰是銀行大班出身,套現學問當然難不到他。   有捐款人告訴杜聰:「只要你在,我就會捐。」   杜聰這個靈魂人物,堅持引用商界的效率管理模式、知人善任、白紙黑字訂立條款規章制度,注重公開透明。   他這個基金會掌門人,可不是日日躲在房間計數:「我會用七成時間探訪學生,其餘三成才是籌款、聯絡等行政工作。」   他堅持站在最前線,定期家訪遺孤撫慰創傷心靈,「領導基金會有異於當銀行大班,不能高高在上,要事事親力親為。」 四十二歲的杜聰寄望,香港人的精明理財,可燃起火光,照亮內地最需要幫忙的弱勢。   如今智行基金會每年收到逾千萬元港人捐款,杜聰時刻緊記:「那是香港人的錢,幫人洗錢一定要精明。」他最大心願是在內地大舉拓展社會企業,開麵包店、車衣店,聘用愛滋孤兒令他們得以自力更生。   智行基金會成立至今十年,累積受助內地愛滋遺孤達一萬人,當中四百人升讀大學、三百人不幸染上愛滋。目前全球共有約一千萬名愛滋孤兒,中國衛生局去年數字指出,全國共有七十萬名愛滋病患者,但聯合國預計,二0一0年中國的愛滋病人數目將達一千萬。  

智行飯局 (2009/05/21 信報)   這是一個溫馨和充滿愛心鼓勵的飯局。   李曾超群自己作詞,生鬼之作:「我今年八十一,掃上灰水還睇得,見到哥仔,你快來我面上得一得。」吸引得俊男上台吻她。她瞪眼而笑:「我叫你得一得,你竟然得幾得!」   這一位長者。經歷了大風大浪,她創立了超群集團,享盡榮華富貴和地位。一場金融風暴,因為擴張太促而清盤,她一力承擔後果,自己努力去清還所有債務,她跟合夥人不離不棄,人間有情。她在台上問拍檔:「拍檔我是否傻傻地?」   主持人訪問拍檔:「佢是否傻?」拍檔說:「有時黐黐地!」  引起哄堂大笑,兩位共甘苦的好朋友在風風雨雨之後還可以每天開心大笑,是大家學習的好榜樣。   籌辦這一次飯局為智行基金的梁玳寧,也有金句跟大家分享,就是千祈不要信兩種「教」,第一是「斤斤計較」,第二是「每事跟人比較」,最好是信「(目訓)一個舒服覺」!也是高招。   在這次金融風暴有損失的人士,無論是富豪或小市民,如果不能解開心結,損失了金錢還賠上身心健康,更是不值。   智行基金是由杜聰先生創辦,是為支持中國愛滋病人及他們的家人而努力,因為不少痛失雙親的孤兒,失學和受人歧視。他十年來在國內為這一批學生服務,資助他們上學,希望大家能捐款支持。   那一晚由梁玳寧和鴻星集團的周權忠師傅設計「幸福富(宴)」,由杏仁做主打,炮製出美味和清淡的菜,周國明贊助餐酒。煤氣公司大員James Kwan和夫人鼎力支持,希望大家也為杜聰打打氣,捐款救助愛滋兒。  

Bag For Better (2009/05/11 SCMP)   Charity exhibition and silent auction of works (including the handbag above) created from a plain canvas bag by more than 100 artists and designers, including anothermountainman, Barney Cheng , Chow Chun-fai, So Hing-keung and Douglas Young; proceeds to the Chi Heng Foundation. Mon-Sat, 10am-7pm, YY9 Gallery, G/F, 83-85 Sing […]

徐子淇生仔心願有袋表 (2009/05/08 東方日報)   徐子淇對「智行基金會」活動,一向出錢又出力,昨日該會舉辦「Bag for better」慈善展覽暨拍賣活動,徐子淇原定答應出席,但最終卻未有現身。   現場只展出她所設計的環保袋,袋的設計是一家四口,除了他們兩夫妻外,還有大女及一小男孩,完全將子淇渴望生仔的心情表露無遺。子淇好友兼化妝師Gary Chung亦有到場,他表示未知對方今胎是男或女,他說:「如果生咗我一定會送禮畀BB嘅,送畀BB嘅嘢男女都唔使分得咁仔細!」 子淇所設計的環保袋。   另外,出席活動的還有林嘉欣與鄧達智,林嘉欣表示將最愛的公仔親自DIY成環保袋。此外,她又透露剛到法國拍照,在坐飛機途中亦有戴口罩,她說:「我細個時都去過墨西哥旅行,嗰度好靚,我都好想去多次,不過要等多一排先!」  

遇上了菩薩 (2009/05/03 明報)   你見過菩薩沒有?   我見過,還跟他握過手,他的手好厚,又有力,如果他不是神,就是一個非常實幹的人。他聲音好細,雙眼慈悲,問菩薩多一句,可有稱呼?   有!就叫我杜聰。   杜聰是智行基金的創辦人,放棄高薪厚職,救助內地愛滋遺孤,不惜花光了積蓄,四處籌錢,賺錢難,籌錢行善更難,菩薩不怕艱難,孤身走了十年路。   智行基金經營十年,扶助了八千多個愛滋孤兒。   你是一個菩薩?   「我不是神,這只是一個承諾。當年,愛滋病的父母,臨終前,將兒子交給我手上,我應承過他們,一定撫養他們成才。成為一個有用的人。」八千多個孩子中,有三百個已經讀上大學,自立自強,改變了悲慘命運。   這一晚有幸和杜聰認識,多得梁玳寧發起的智愛大行動,放大快樂尋幸福行慈善宴。開心幸福宴,每圍三萬,座無虛席,席間,還邀請兩個Maria,分享她們對抗逆境的智慧心得。   一個Maria 是李曾超群女士, 行年八十,風趣幽默,她不懼失敗,以南音自創歌詞大唱快樂翻身之道。歌詞即興抵死,更兼做手,更幽了靚仔主持人蔡子健一默,做港女要愛靚仔,更愛有錢靚仔。.   另一個Maria 是鍾慧冰,冰姐是香港小姐又是出色節目主持人,口才了得,這日她自爆為雷曼苦主,半生積蓄化為烏有。   「你喊了幾多日?」   「沒有喊,我係癲咗五日。」第六日踏出房門,發覺大廳好污糟,開始清潔運動,終於大徹大悟,富貴浮雲,重新上路,明白財散人安樂之道,身心反而輕鬆起來。   兩個幸福瑪利亞加一堂善長仁翁,他們不是神,只是有菩薩心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