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ngs of passion (2010/03/12 The Standard) Get ready for the truth as Martin Taylor prepares to strike a deep chord on his guitar. The feted British jazz guitarist, who will be giving two charity performances next month at the Academy for Performing Arts in Wan Chai, believes in the emotional power of music.   “I […]

因结他之名 (2010/03/01 SP Luxos) 生命從來難以解釋巧合和緣份的距離。Martin和Taylor,兩個屬於結他的名字,湊在一起,成了爵士結他大師Martin Taylor。   從1987年起,八度蟬聯英國爵士大獎最佳結他手頭銜;1987年獲格林美音樂大獎提名;2002年更因爵士音樂上的成就而得英女皇授勳,Martin Taylor早已是殿堂級的名字。   今年四月,Martin Taylor將來港演出,為智行基金會籌款,幫助受愛滋病影響的兒童和家庭,讓我們可一睹大師級的風采之餘,還能幫助有需要的人。   天生的樂者   不少結他愛好者都知道Martin Taylor的名字,然而背後的故事卻鮮為人知。他的音樂生命裡有三位不可多得的人物助他交織出傳奇樂章。   第一位是William“ Buck”Taylor,Martin Taylor的父親。要不是他在Martin四歲時送上結他,要不是他低音歌手的身份,要不是他常播著歐洲Continental Jazz的鼻祖Quintette du Hot Club de France的歌,讓孩子在吉卜賽爵士結他手Django Reinhardt的音樂中長大,他絕不能在耳濡目染下走上音樂之途。   1956年在英國Essex出生的他,8歲開始在父親的樂隊演出,15歲綴學,矢志成為專業結他手。   自此走遍大小演出場合,甚至郵輪表演,只要有機會的地方,他都不放過。直到遇上他,第二位影響他一生的人,英國籍緬甸爵士結他手Ike Isaacs ,Taylor的舞台從此不同。   Martin Taylor不止一次說過Ike Isaacs對他的影響,而他是如何的感恩。   Ike Isaacs對這位後輩提攜有加,不但與他組成二人演奏組合,還協助他發展出爵士和聲和獨特的彈奏技巧,最重要的是他早在六七十年代和Stephane Grappelli 合作無間,促成了Martin Taylor登上殿堂級的路。   從頂峰跌下深谷   Stephane Grappelli,法國爵士樂小提琴家,1997年格林美終身成就獎得主。   1934年和結他手Django Reinhardt組成了Quintette du Hot Club […]

愛滋孩子跑出生命陰霾 (2010/02/27 星島日報) 在內地偏遠農村,貧困農民因賣血而染上愛滋病的個案不計其數,來自愛滋病家庭的孩子,不僅被親友疏遠,在成長過程更受盡白眼,變得自卑和內向。   專門救助愛滋遺孤的智行基金會,連續第四年邀請這些孩子來港參加渣打馬拉松,讓他們從比賽中體驗靠耐力和毅力達到目標的人生哲理。   七位來自河南的大學生昨剛抵步,除積極為明天的馬拉松備戰,更會到本地中學及女童院進行分享會,以自身經歷勉勵他人。   記者蔡少紋攝影王嘉豪   七位來自河南愛滋病家庭的青年,昨風塵僕僕來到香港,為的是參加明天舉行的渣打馬拉松,智行基金會創辦人杜聰說:「我們會為學生籌募『路費』,渣打銀行則豁免他們參賽的報名費。   這些學生大部分來自貧窮農村,因有家庭成員染上愛滋,經常被人歧視,基金會資助他們升學,四年前已開始帶學生參加渣打馬拉松,因賽事講求耐力和毅力,要堅持到底才能到達目的地,正如他們的人生路難行,希望他們通過參賽得到啟發。」   來自河南職工醫學院護理學院三年級的鴿子(化名),因媽媽賣血染上愛滋,○五年病發去世,父親亦因多病無法工作,原本成績優異的她,因傷心過度,高考成績未如理想。   參加馬拉松挑戰自我   她難過地說:「我一直想讀大學,但家裏環境太窮,高中畢業只好出去賺錢,我曾去深圳打工,但因為自卑和內向,常被人欺負,不久又回到家鄉,經同學介紹認識了智行基金會,後來重考,終考上大專,並獲基金會資助,得以繼續升學。」   本身熱愛運動的她,去年已在鄭州參加過國際馬拉松比賽,「因為媽媽染病去世,連親友也疏遠我們,村民對愛滋病很陌生,也很忌諱,以前我們很怕跟人提起家裏狀況,也經常壓抑自己情緒,所以常常跑步減壓,今次有機會來香港參賽,真是難能可貴的體驗。」   來自河南上蔡縣的晨風(化名),是河南科技大學動物醫學系學生,家庭狀況比鴒子更糟糕,「我們務農維生,媽媽患嚴重癲癇症,需長期服藥,弟弟和妹妹又天生殘疾,因無錢醫治,至今仍癱瘓在,父親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已賣血幫補家計,○三年他在普查中證實染上愛滋,這噩耗對我們來說是極沉重的打擊。」   誓跑全程絕 不放棄   成績優秀的晨風,同年考上高中,卻因家裏無力繳交學費,差點要輟學。   「在外打工的表哥知道後,替我交了第一個學期學費,我才得以入學,後來得到智行基金會資助,我才能升讀大學。過往我很自卑,鮮與人談論家事,父母的重病,弟妹的未來,總讓我很擔心,但後來想通了,開心要過日子,不開心也要過日子,不如努力讀書,才有機會改變家庭環境,給家人過些好日子。」   平日鮮有運動,身體較瘦弱的晨風強調,明天必會跑完全程,絕不會半途而廢,「馬拉松的精神就是教人要有毅力,不輕易放棄,我相信做人做事的道理也一樣!」   能夠走出黑暗,鴿子和晨風不諱言,要多得智行基金和杜聰,鴿子說:「我曾經因為只考上大專而自卑,但入學前杜老師跟我面談,他說我選的專科很不錯,給我很大鼓勵力量,讓我有勇氣面對生活困難,人也慢慢變得開朗了。」   現時假期會幫忙智行基金做義工的晨風亦說:「這是難得的鍛煉,杜老師給我們很多關愛,我也希望盡自己能力,幫助其他有需要的家庭和孩子。」